文章
圖集
快訊
娛樂明星
影視新聞
生活小妙招
奇聞趣事
萌寵樂園
熱點新聞
動漫影音
健康養生
全部
    
同樣是演「死刑」,把鄧超和張譯等演員放在一起看,差別就出來了
2023/06/29

2021年底,中央電視台做了一檔名叫 「金雞獎四十年訪談錄」的節目,其中12月3日一期訪談嘉賓,是鄧超。

在節目中,鄧超揭秘了他在電影《烈日灼心》中拍 死刑戲的細節。

鄧超無疑是個敬業的演員, 但也沒想到他會敬業到這種程度。

那段死刑戲長達7分鐘,在這7分鐘的時間里,為了追求真實,劇組對鄧超胳膊的注射,都是 真扎,連回血都看得特別清楚。

推進鄧超身體里的,是葡萄糖。

這場戲一共拍了三條,每一條的間隔,鄧超都需要等針眼好一點,才能拍下一條。

因為拍攝時間很長,拍到最后,他的胳膊都腫了。

為了呈現得更加真實,鄧超的臉和嘴巴都是歪的。

結果拍到最后,鄧超的臉開始抑制不住地抽筋,這場戲殺青后,現場一片死寂,好一會副導演才上來擁抱他,嘴里喃喃道:「當時真以為你死了。」

因為一場戲, 鄧超經歷了人生中從未有過的生理反應和拍戲體驗,這對每個演員來說,似乎都是難能可貴的。

在刑場中詮釋「死亡」,其實很難,而有些影視作品為了渲染氣氛,增強感染力,更好地表現人物特質, 往往需要呈現整個死亡的過程

但對演員來說,「死亡」是永遠不可能體驗到的,所以演「死刑戲」的評價標準,沒有真實依據可考,只能依靠觀眾的觀感。

在印象中,華語影視圈有 四段非常經典的「死刑戲」

今天我們不妨把他們放在一起,看看每位演員的演出特點是什麼,以及他們對「死亡」的詮釋,到底好在哪里,那種方式更高明一些。

話不多說,我們就從鄧超開始。

一、《烈日灼心》鄧超

鄧超的這段死刑戲,是受主流認可的。

他憑借對片中辛小豐一角的塑造,不僅拿到了金雞獎和百花獎影帝,還拿到了金馬獎影帝的提名。

而《烈日灼心》里的這段死刑戲 ,也入選了北京電影學院的表演教材,成了真正「教科書級別」的演技。

片中的 辛小豐,是一名 小小的協警,他心思縝密,內向低沉,但卻 背負著道德的枷鎖

生活里的辛小豐是個無比純良的人,他用微薄的工資撫養一個重病的女孩,與兩個兄弟親如一家,執行任務的時候置生死于度外,還救過上司的命。

他真正想做個好爸爸,做個善良的人,但卻無法得到內心的安寧。

因為很久之前, 他強奸過一個女孩,并間接導致女孩一家死亡。

定罪時,他所犯的罪應該只有強奸,強奸罪不至死,但背負沉重道德枷鎖,擁有無限愧疚感的他,最終決定擁抱死亡完成自己的救贖。

于是,就有了這段著名的「死刑戲」。

觀眾們第一次在大銀幕上看到了一個人被執行死刑的全過程,這里面有震懾,有驚悚。

但更多的,是因為鄧超的表演,無限放大了普通人對死亡,對死刑的恐懼。

這段7分鐘的戲,有三個明顯的層次。

第一個層次是生理性的排斥和緊張。

針頭扎進肉里, 藥還沒注射的時候, 鄧超就已經開始顫抖

因為身體被牢牢綁在床上,鐵床和地板因為鄧超的抖動相互摩擦發出了刺耳的聲音,這聲音尖銳無比,讓人本能地開始產生反感和害怕的情緒。

第二個層次,是「解脫」的快感和等待死亡煎熬的矛盾。

此時人工藥物注射完畢,但機器毒素還未注入。

知道自己已經要死了,鄧超露出笑容,這麼多年沉重的枷鎖終于要放下了。

但這笑容放在死亡之前又有些猙獰,有些癲狂。

整個銀幕沒有一句台詞,沒有配樂,只有鄧超急促的呼吸聲和隱隱的笑聲。

一個用笑聲為自己鳴響喪鐘的角色,此時已經給觀眾帶來了極大的壓抑感和窒息感。

第三個層次,是對死亡的真實表現。

隨著毒素的注入,鄧超的笑容漸漸消失,隨即變成一種不哭不笑,無法控制抽搐的奇怪表情。

也就是在這個段落中,鄧超的臉抽筋了。

一只眼睛半睜著,一只眼睛已經閉上,動作幅度因為死亡的到來越來越小,直至消失。

鄧超表演十分逼真,觀眾們也似乎跟著他親身體驗了一次「死刑」,無助絕望的主觀情緒和痙攣面癱的生理反應交疊,對死亡的恐懼被放到了最大。

這還不算,最后,曹保平導演還安排了一束暖光,照進了已經死去的辛小豐那半睜的眼睛里。

這個鏡頭的震撼, 不亞于以前看過的所有電影里的死亡。

這是確認辛小豐死亡的光束,其實也隱喻著辛小豐最終舍棄了黑暗,用死亡去追求光明。

在觀感和主題上,完成了雙重的升華。僅憑這一段表演,鄧超就值得不止一座影帝獎杯。

二、《毒戰》古天樂

如果說 鄧超的底色是善良的,那《毒戰》里古天樂飾演的 制毒大師蔡添明,則是 徹底邪惡的。

他貪生怕死,詭計多端,心狠手辣,為了活命可以殺掉一切阻擋自己道路的人,為了減刑也可以和警察合作,剛被抓就把所有信息和盤托出。

蔡添明是個精致的利己主義者,他所有的行為動機,都是為自己攫取利益,包括合作和出賣。

他可以槍殺自己的干爹,也可以為死去的老婆流淚,在《毒戰》里,蔡添明是最豐滿的角色,沒有之一。

之所以豐滿,跟最后這場死刑戲關系很大。

與《烈日灼心》一樣,《毒戰》里的死刑也是注射死刑。

不過比起《烈日灼心》中對死刑情緒的渲染和恐懼的放大,《毒戰》里無論是執行流程還是古天樂的演繹, 都是最接近真實死刑的

躺在行刑床上的蔡添明,還對 自己的生存心存一絲僥幸,所以在執行人員為他綁手綁腳的時候,他還 語無倫次地說著那些已經沒有價值的信息。

直到在被注射的時候,他還在乞求「等等,等等,我還有消息」。

眼睛布滿了紅血絲,因為 一般行刑的犯人很少能睡得安穩

嘴里不斷說出的信息,與周圍警察的無動于衷,形成鮮明的對比,一種面對死亡的無助和絕望瞬間鋪散開來。

特寫中,他衣服被解開,貼滿了電極片。

而面對死亡的生理性恐懼,讓 他忍不住要哭出聲了,即便如此,他還努力回憶著那些或許可以幫自己逃脫死亡的罪犯信息,就像在努力尋找 一根救命稻草

真正注射死刑的流程,跟《毒戰》這段一樣,要先注射第一泵藥物,讓犯人失去知覺,避免他抽搐痙攣,或者做出過激舉動。

第二針才是致命藥物,促成犯人死亡。

所以第一針下去后,古天樂沒有了話語,頭也被黑布蒙住,只有胸口的起伏在告訴觀眾,他還活著。

隨著第二針毒素的注入,胸口的起伏漸漸停止,死亡徹底到來。

面對死亡,寂靜才是最可怕的,前半段的喋喋不休和此時死一般的寂靜形成鮮明對比。

看著古天樂起伏的胸口漸漸停止, 一種紀錄片般的真實感撲面而來

沒有多余的情緒,但戲劇張力卻達到了頂峰,還有什麼比死更可怕呢?

看完這段表演, 方知古仔演技「紀實」的功力,于無聲處聽驚雷

雖然沒有鄧超那般演技爆發,但他用這段死刑戲的克制,完成了對死亡的另一層詮釋。

三、《黑冰》王志文

與鄧超和古天樂不同,《黑冰》中王志文飾演的大毒梟郭小鵬的死刑,是最為傳統的槍決。

《黑冰》成片于2001年,那時候還沒有注射死刑的說法,因為需要增強法律的威懾,所以死刑一直是槍斃執行的。

如果 罪行極其惡劣犯人還會被帶到百姓面前嚴肅示眾之后再執行槍決

因為 民間對槍斃死刑有諸多傳言,比如槍擊的位置,是否補槍,怎麼行刑等,這也讓《黑冰》中王志文的死刑,具備了一些科普和震懾的作用。

不過放在劇中,王志文對這段死刑戲的表演,依舊是頂級的。

看懂這段死刑戲的魅力,還要結合郭小鵬這個人物。

郭小鵬父親是作家,母親是名角兒,隨后父母失婚,郭小鵬在扭曲的家庭中長大,受盡了歧視和侮辱,導致人格偏激。

他有 一個優秀的人應該具備的所有優點,隱忍刻苦,努力上進,他才華橫溢,拿到了普林斯頓大學博士學位,既有 西方紳士的氣質,又有 東方君子的風范。

但在內心世界,他卻早早就將自己封閉在了陰暗的枷鎖里。這造就了他變態扭曲的性格,以及妄圖用[毒·品]控制一切的癲狂。

在表演中, 王志文將個人魅力注入到了郭小鵬身上,以至于從頭到尾,郭小鵬身上都散發著一種極大的個人魅力。

在執行死刑前,王志文更是有 一段長達11分鐘的內心獨白 ,這段獨白聲線飽滿,節奏沉穩,氣息有力,咬字準確,既能看出 郭小鵬這個人物 全方位的自信,又能看到王志文深厚的台詞功底。

不夸張地說,郭小鵬是影視劇的形象,但他的魂,卻是王志文的。

這11分鐘的侃侃而談里, 郭小鵬將自己對哲學、社會學、經濟學以及各種個人感悟以一種 近乎「變態」的方式宣泄出來,因為王志文的加持,甚至有觀眾將這段獨白奉為圭臬。

從頭至尾,王志文都沒有絲毫表演痕跡,你仿佛就是看著 一個死刑犯在對自己做一生最后的陳述,平靜而釋然。

這種平靜,隨即在之后的死刑戲中,轉變成巨大而強烈的視覺沖擊力,因為王志文幾乎演出了一個即將被槍決死刑犯的全部。

光頭,囚服,王志文被利落地押解出看守所,隨后登上囚車。

鐵窗內鏡頭晃動,行刑地四周荒蕪。

整個過程中, 王志文的神情沒有絲毫變化

只是在跪下的那一瞬間,他終于 露出了錯愕和恐懼,尤其是那個 合嘴后的喉嚨吞咽動作堪稱神級處理,那股滿是 干澀的恐慌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。

前期是何等高高在上、桀驁不馴,如今也是這般 狼狽地踏上黃泉路,這對普通人來說,是何等巨大的沖擊。

王志文始終處于一種極其松弛的表演狀態里,直到最后背對槍口的緊張,似乎也僅是郭小鵬的緊張。

那種表情 就像人物本身的生理反應一般自然就像我們在以第三者的身份,目睹一場槍決。

手持攝影和大特寫的手法,將王志文的所有情感極速放大,死亡的緊張在這一刻如箭在弦上,也足以把觀眾的心調到嗓子眼,有種驚悚氛圍。

王志文這段教科書般的死刑戲,之后備受推崇。

在王千源和吳彥祖的《除暴》中,幾乎對這場戲進行了分鏡式的致敬。

由此看見王志文這段戲對之后罪案電影的影響之深,也從側面證明了王志文超神的演技。

四、《懸崖之上》張譯

前面三位的死刑,多少都跟犯罪沾邊。

所以作為觀眾,在看對他們處決的時候, 總會不自覺將自己代入到正義的一方,仿佛我們也參與了審判,也為正義出了一份力。

所以雖然都是看死刑戲,但對死的理解,都停留在 「生命消失」的淺層認知里。

《懸崖之上》里張譯這段死刑,則完全不同。

因為這段戲,依托著一種信念和使命,象征著一種可貴的新生。

張譯飾演的張憲臣,在東北執行「烏特拉」行動時被捕。

從被抓到行刑,張憲臣已經經歷了很多肉體上的折磨。

這段電刑戲是今年以來最讓皮哥感到震撼的,在張譯的演繹下,傳遞給觀眾的,完全是那種 生理上的痛感

電閘推上去的時候,張譯開始渾身抖動。

這種抖動看上去就是不受精神控制的,是膝跳反射般的機體排異反應,是不自覺的顫抖。

隨后的問話中,能感受到 張憲臣是全靠意志力,在撐著自己的身體,但因為傷勢過重,他甚至都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眼睛的開合,更別說開口說話了。

拍這段戲的時候,張譯很早進入了狀態。

因為是著名的「體驗派」演員,這段電刑戲,其實是 添加了適量電流的,并不是完全的表演。兩段電刑戲拍完,張藝謀直呼看著心疼,一條就過。

也是因為這段戲, 最后張憲臣被處決的那場戲,才充滿了張力。

槍口前的張憲臣,腦袋高高抬起, 信仰支撐的高傲永不丟失 。臨死之前,很明顯能看到他嘴角泛起的笑意。

這是解脫,是戰士的高尚,是將生命獻給偉大事業的升華,更是對自己完成使命的最終總結。

槍響的一瞬間,笑容消失, 旁邊的于和偉怔了一下,兩位影帝沒有台詞的飆戲默契十足,給這場死刑戲加上了更為沉重的注解。

張譯是表演大師,演什麼像什麼,即便在面部模糊的情況下,他也能通過動作和微表情,準確將情緒傳達給觀眾,令人叫絕。

對比以上四位演員的死刑戲,我們不難得出結論:

鄧超在死刑時 偏向體現死亡過程,放大了對死亡的生理性恐懼;

古天樂的死刑戲注重對真實注射死刑的還原,以及對人物終極性格的塑造;

王志文的死刑戲觀感強烈,沖擊力強,有種驚悚氛圍在里面;

而張譯的死刑戲則著重體現了人物對死亡的態度,通過面目全非的傷效裝和最終微笑的反差,讓死亡這件事得到了升華。

歸根結底,這四場「死刑」都是為塑造人物,完善故事,表達影片主題服務的。

他們在表演上都呈現了 頂級演員的魅力,各有各的精彩,各有各的高明之處,看著過癮!

死神: 淺析為何結尾露琪亞與一護沒有在一起?原因有很多
2023/03/01
黑崎一護不選露琪亞就對了,他們倆結婚,連孩子都生不出來
2023/03/01
當海賊王遇見「動物世界」,黃猿現出【真身】,到魯夫這是不是把【漫迷】當傻子!
2023/02/22
死神:隱藏的殘酷真相,你還認為《死神》只是簡單的熱血漫嗎?
2023/03/01
當海賊王「化身」復仇者,黑胡子本色出演滅霸,路費變身蜘蛛俠,艾斯不要太帥!
2023/02/22
死神:滅卻師為何無法吸走黑崎一護的「卍解」?原因大致有三
2023/03/01
日本動漫中讓人淚目的五大場景,斯人已逝不可追
2023/02/24
日漫里有哪些讓你哭笑不得,但又異常真實的畫面,滿滿的回憶
2023/02/24
她號稱「日本第一女仆」,年薪超800萬日元,背后有著難言的辛酸
2023/03/07
日本推出新職業:「女仆」,男性出錢就可以親密接觸減緩壓力
2023/03/07